会员登录 | 注册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资讯
热电联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电联产
电力期货市场建设:“火候”还未到
发布日期:2020-06-22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赵紫原  浏览次数:38
       “随着我国电改深入推进,电力现货市场已经启动,建立电力期货市场的基础不断得到完善。作为电力市场发展的高级阶段,期货需要经过3-

5年的培育。” 近日,在中国电力技术市场协会综合智慧能源专业委员会举办的“综合智慧能源云课堂”上,电力专家韩放表示。

       电力期货,具有价格发现和规避风险的功能,是成熟电力市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以及欧洲的电力市场目前均已

经引入电力期货交易。那么,在我国电力现货市场遍地开花的背景下,电力期货市场建设还需具备哪些条件?
 

       提供中远期电价信号

       在我国,商品期货交易在上海期货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进行。据美国期货业协会(FIA)统计,截至2019年底,若以

交易手数排名,我国商品期货成交量已连续8年居世界首位,其中原油期货稳坐季军交椅。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是大部分市场的基本规则,但这一普遍规则在电力市场中却行不通。与其他商品不同,电力不能大规模存储,无法通

过大量库存规避价格波动,有时很小的发电侧或需求侧变化会对电价产生很大影响。

       据了解,电力期货市场在国外已有20多年的实践经验。2019年9月,继美国、澳大利亚、欧洲等国家和地区引入电力期货交易后,日本东京

商品交易所也正式上线日本首个电力期货。

       成熟电力市场中,期货市场的作用何在?韩放指出:“现货市场价格容易受临时性因素影响,建立电力期货交易,第一个功能就是发现电力

价格,为电力行业提供中远期电价信号。同时,随着我国电力市场逐步放开,价格波动风险水涨船高,发电和大用户通过期货的反向操作实现

套期保值,从而达到避险的作用。”

       记者了解到,我国电力期货虽然至今仍未面世,但随着现货市场加速推进,建设期货市场的诉求正在强化。电改“9号文”曾明确提出:“探索

开展电力期货和电力场外衍生品交易,为发电企业、售电主体和用户提供远期价格基准和风险管理手段”。

       目前尚不具备建设条件

       建设期货市场到底需要哪些先决条件?对此,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刘纪鹏指出,目前我国电力市场化参与者不够多元化。“眼下,电力

交易无论短期还是长期,电力合约价格中所包含的市场信息、价格预期与全社会口径供需关系都不匹配,打击其他主体参与电力期货交易的积

极性。”

       “换言之,电力期货交易的市场化基础尚不完善。不管期货市场设计如何巧妙,要想让市场真正动起来,必须形成良好、充分的竞争环境,

如此才能发挥期货市场的最大效用。”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

       刘纪鹏也指出,我国各省能源禀赋、电力需求差异巨大,市场形成天然分割,增加了电力期货市场建立、期货合约设计的难度。“火电、水

电、风电、光伏发电等不同的发电种类导致其成本走向完全不同甚至相反。水电成本较低时,火电成本可能上扬;不同省份发电结构可能完全

不同,全国各区域的电价也存在较大差异,电价变化速度乃至变化方向也难以预测。”

       技术方面,建立统一的期货市场也为时尚早。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电力期货跨越不同时间尺度,囊括众多市场成员,涵盖品种设计、交易、

结算等多个环节,是很复杂的综合体。“目前现货市场建设尚不完善,更别说高级形态的期货市场了。电力期货市场建设取决于现货市场的建设

进度,现货市场这张‘皮’如果不完整,期货市场作为‘毛’将无处焉附。”

       夯实建设基础至关重要

       多位受访专家一致认为,电力期货是成熟电力市场的共同选择,也是我国电力市场发展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期货市场落地虽然还需时

日,但在电力现货发展过程中,未雨绸缪建设期货市场所需的基础很有必要。

       韩放认为,应在顶层设计上统筹推进我国电力现货市场、期货市场建设。“着手对电力期货开展相关设计,适时开展过渡平台建设,结合目

前情况,可以选择在现有期货交易中增加电力期货品种,或在现有电力交易中心推出电力期货,也可以建立独立的第三方专业电力期货交易

所。”

       “具体而言,市场准入方面,明确资金门槛、保证金比例和信用门槛等。我国电力期货的品种设计依据省级现货市场的节点电价,以省内电

力市场交易品种为基础,交易标的按时间、地点、能源品种的组合设计交易标的,以此体现电力商品不同时间段的价值。”韩放表示。

       刘纪鹏认为,应该加快推进电力中、远期合约交易。现阶段我国电力市场一方面应鼓励更多潜在参与者加入市场化现货交易,使市场价格的

形成具有代表性;另一方面,在交易产品上,由单一的短期现货产品向多类别的短、中、长期合约发展,丰富交易品种,为推动电力期货市场

建设打下基础。“目前电力市场各方参与远期交易的动力不足,主要在于违约惩戒机制的缺失,应该加快建立相应的第三方监管和违约惩戒机

制,构建合理的信评机制,降低各省份、省际远期交易开展的摩擦成本,提高远期市场的参与度。同时要构建大区域化市场交易体系,优先试

点区域统一市场,创新电力期货金融交割方式。”